探戈传奇他用一支小曲儿引发一场探戈大

在探戈艺术的变革进程,《多愁善感的米隆加》(MilongaSntimntal)是一部具有划分时代意义的作品。它的出现,开启了城市米隆加,也就是现在通俗意义上讲的米隆加的新篇章。它的出现,米隆加从一个没有章法的时代从此进入固定节奏的时代,也让探戈传统舞蹈的格局发生了颠覆性的变化。

在这首作品出现之前,米隆加一直作为一种乡村音乐存在着,它是高乔文化里最突出的音乐元素,是探戈艺术文化融合的主要元素之一。乡村米隆加一直有另一个别称,叫做克里奥尔探戈,在一些代表性历史学者的著作里,乡村米隆加和克里奥尔探戈并没有明显的区别,都是对歌手们即兴表演出在的艺术形式,欢快,即兴,没有章法,自娱自乐的音乐形式。时至今日,乡村米隆加依然作为非主流音乐表现形式徘徊在探戈艺术的边缘。在年《多愁善感的米隆加》出现之后,城市米隆加有了主流探戈音乐的重要地位。在是布宜诺斯艾利斯人的米隆加,是城里人的音乐,不是乡下人的音乐。从这点上也能看出布宜诺斯艾利斯人的自负。

而这首作品的曲作者、著名探戈钢琴家塞巴斯蒂安·皮亚纳(SbastiánPiana)也被誉为“城市米隆加之父”。《多愁善感的米隆加》的出现也被史学界称为“皮亚纳革命”。在这场革命中,这种新的音乐体裁的出现,吸收传统米隆加元素的同时,也对它原有的结构进行颠覆性地创新,成为此后历史上所有米隆加创作的一个模板。

作为一种全新的音乐体裁的创始人,皮亚纳在探戈史上有着绝对的地位。在探戈音乐的创作历史中,他属于塔尖的人物。他一生创作了多首探戈作品,给探戈音乐留下了巨大的财富,有很多作品被贴上了经典的标签且一直传唱至今。他自己蹭说过有一点时间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大街小巷的人们吹口哨吹的都是他的曲子,而实际上他的曲子至今依然有人在吹着口哨。他谱写的米隆加系列堪称史上最经典的作品。除了《多愁善感的米隆加》之外,还有《阿斯纳桥的米隆加》(MilongadPuntAlsina)、《米隆加》、《悲伤的米隆加》(MilongaTrist)等等。还有他的成名曲《关于香烟》(Sobrlpucho)、《老瞎子》(Vijocigo)、《红墨水》(TintaRoja),都是在不同时代里的代表作品。

作为作曲家,皮亚纳几乎跟所有的作词名家都有过合作,其中最典型的当属皮亚纳、卡杜罗·卡斯蒂罗和奥梅罗·曼西三巨头组合。《老瞎子》就是他们仨人给探戈世界的第一份豪礼。这三人都受到探戈文学家何塞·卡斯蒂罗的影响从少年时就一起成长,一起创作,最终成为一生的挚友。这三大巨头的作品构成了整个璀璨的探戈历史中最美丽的风景。在他们仨的个体艺术生涯中,另外两位都有着浓墨的一笔。有趣的是,皮亚纳是钢琴家和作曲家,是一位纯粹的探戈音乐人,曼西是词作家,文学家,是一位纯粹的大文豪。而卡杜罗·卡斯蒂罗正好处在他们俩中间,及是作曲家也是词作家。他们之间因为友谊而碰撞出大量的探戈作品,这种关系在探戈历史上是非常独特的。

年11月26日塞巴斯蒂安·皮亚纳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出生,年7月17日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去世。在此前一个月,也就是年6月16日,这位91岁高龄的探戈大师接受了阿根廷第一大报《号角报》文化周刊的专访,这也是大师的最后一次访谈。

这是一场特殊的访谈,隐居多年的皮亚纳大师最后一次回忆他的艺术人生,但最大的看点的作为城市米隆加的缔造者,他在晚年对米隆加这门探戈分支的独特解读。他还回忆他父亲对他的影响,回忆和曼西一起创作《多愁善感的米隆加》的经历和推广历程,回忆卡斯蒂罗父子的真挚友情。年,只有19岁的皮亚纳和著名剧作家何塞·卡斯蒂罗一起创作出了《吹口哨》这种几十年来经久不衰的作品。回忆他和加德尔的邂逅。作为传统音乐的代表人物,他对晚辈皮亚佐拉的评价也值得琢磨。这是一篇干货满满的访谈。我翻译完这篇访谈之后,我仿佛对整个探戈世界又有了一层更加清晰的认识。

最后的采访

您对您的父亲还有哪些记忆,他的名字也是塞巴斯蒂安吧?

我父亲是个理发师,他的手艺是从我爷爷那里传承下来的。不仅如此,他还非常喜欢音乐,悟性非常好。他对音乐有这种强烈爱好所以去学弹曼陀林和吉他,他用这些乐器来弹奏流行音乐,而非古典音乐。他八岁的时候从意大利来到阿根廷。那时候探戈刚刚培育起来。有了吉他,探戈成为他最忠实的伙伴。

他和几个学其他乐器的朋友,如小提琴和长笛,一起做探戈,在家庭聚会上弹奏。几年之后,我父亲学了钢琴,学习音乐阅读,也就是唱名。那个年代还是很容易租到一台钢琴的。他组建了一支四重奏乐队,在咖啡馆和跳舞的地方弹奏大众音乐(探戈和华尔兹)。这支乐队由钢琴、笛子、小提琴和班多钮手风琴组成。

您是否同意巴特斯(Bats)兄弟坚持的一种说法,就是探戈(作为音乐种类从成分上来看)汲取了砍东贝(Candomb)、哈巴涅拉和米隆加的元素?

确实如此。哈巴涅拉是探戈之母。而米隆加是属于田间的,也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乡村音乐。之后米隆加来到了城市,但是还不是我作为创始人的的那种米隆加,还是田间米隆加,高乔人演唱的,有时候这些田间的乡村人就是即兴演出的。

注释:艾克托尔·巴特斯和路易斯·巴特斯兄弟都是探戈历史学家、剧作家和电台主播,兄弟俩在年合作撰写了《探戈历史:它的作者们》,这是他们在电台做节目时对探戈创作者们的采访录。这成为之后探戈学者们研究历史的一份重要史料。

是加德尔和拉萨诺演唱的那种米隆加吗?

那就是一种乡村米隆加,加德尔和拉萨诺二重唱组合就演唱过。这种米隆加是阿根廷和东岸乌拉圭的对歌手们发展起来的,他们都有即兴创作的特点:都是天生的诗人,它们之间用米隆加的节奏对歌。所以不必奇怪的是哈巴涅拉这种西班牙的节奏在古巴被熟知,在那里融入了黑人的音乐,同时采用了砍东贝里的鼓。之后这种音乐在美洲传播开来了。这些都给探戈在阿根廷带来了音乐来源。但是探戈一词是西班牙语,在西班牙也有一种舞蹈叫探戈。

从源头上讲,米隆加其实是一种弦乐音乐,后来加了古巴的打击乐,对吗?

我推测是这样的。黑人凭借着自己的直觉和节奏意识,做出了“他们自己的”哈巴涅拉。而且还拓展到整个美洲。这也许就是探戈节奏最初的来源。

我们可以说在米隆加体裁上有一场《皮亚纳革命》吗?

这可以说是一种米隆加的跨越,一种由高乔人和对歌手培育起来的无法舞蹈或者只能在私底下舞蹈的南方乡间的米隆加向港口城市米隆加的跨越,这是马菲亚和我的努力,从旋律上看这两种是相似的。

这种港口城市米隆加的创新是源于女歌手罗西塔·吉洛加(RositaQuiroga)向奥梅罗·曼西的一个请求。我们给了她一首探戈,让她演唱。但是她却要一首米隆加。这让我们很惊讶。曼西对我说,“罗西塔跟我要一首米隆加。”我说,所有的米隆加都是一样的,都很像,所以都是即兴的。“我可跟你说,塞巴斯蒂安,我可不懂任何米隆加。”曼西这样回答我。

于是我对曼西说让他两天后来找我,到时候看看我能否酝酿些东西出来。这段时间我的脑子里就产生了一种新的米隆加。我对这种节奏已经熟悉了,因为此前我曾请何塞·贡萨雷斯·卡斯蒂罗先生(卡杜罗·卡斯蒂罗的父亲)给我的一首米隆加写词。我当时想需要做出不同的米隆加,于是就做出来了:保持节奏的简单,但却是一种定性的音乐形式,就如同探戈歌曲,但却不失米隆加的本质。

当曼西来找我的时候,正好过了两天,但我已经把《多愁善感的米隆加》写出来了。写这曲子我只花了半个小时(而给贡萨雷斯·卡斯蒂罗先生的那首米隆加花了我一天的时间)。这不是对歌手们那种即兴的永远不变的米隆加。

像曼西这样一位优秀绝顶的诗人,都跟我承认他不懂米隆加,我就私底下想,他会懂我的吗?结果他懂了。一个礼拜一他来我家,把音乐取走了,第二天,他的词也就写出来了。有了歌词之后,我也开始喜欢这首音乐了。那时候比起给贡萨雷斯·卡斯蒂罗写的我对这首曲子更满意。《多愁善感的米隆加》就是这样产生的。这是我的第一首米隆加,但成为了第一首被广为传唱的“布宜诺斯艾利斯城市米隆加”。

卡杜罗的父亲最后给您的第一首米隆加写词了吗?

没有,可能他忘了(笑了)。他一直是我和我父亲的朋友。

在三十年代的布宜诺斯艾利斯这首米隆加有什么反响?

最初没有什么反响,因为没有人出版。我记得有一次在美洲之家电台的一架钢琴前,我弹起了《多愁善感的米隆加》。正好有一个主播经过,他问我,您弹的是什么呀,大师?一首米隆加,我回答。太好听了!为什么不把它给梅赛德斯·西蒙内(MrcdsSimon)唱呢?他说。我回答他,“我知道她是一位优秀的唱作家,但我还不认识她呢。”“她就在这里工作,您跟我来,我介绍给您认识。”这位电台人说着,我跟着他去了,他把我介绍给了她。梅赛德斯·西蒙内,非常亲切,很专注地听了我的弹奏。我就把这首米隆加给了她。“我明天要去乌拉圭,去索利斯剧院工作。我要去听您的音乐,如果我喜欢,我们将把它演绎出来。我们一个月之后见吧。”

这一个月之后,惊喜是巨大的。这位天才歌唱家跟我说,“我已经将它公演了。演出结束之后,费尔南·西尔维亚·瓦尔德斯(FrnánSilvaValdés)来到了我的化妆间。”梅赛德斯·西蒙内对他说她认识我,但不认识奥梅罗·曼西,词作者。西尔维亚·瓦尔德斯对歌唱家说,我重复一下他的原话,“您回答布宜诺斯艾利斯之后,代表我对皮亚纳说,他自己就是米隆加。”这些都是西尔维亚·瓦尔德斯对梅赛德斯·西蒙内说的原话。

对我来说这是不可抹去的记忆。我给这位诗人写了信,感谢他的赞赏,享受这种对音乐的热情,于是我提议请他给我写的音乐写一首词(我想起了《铁兰》(clavldlair),他和非里贝托一起创作的)。他给我发来一首词,我普上曲子后发给他,希望他能够借助自己的名望把这首作品在蒙得维的亚推出去,我们的感觉是互通的。

译注:费尔南·西尔维亚·瓦尔德斯(年10月15日-年1月9日),乌拉圭早期主要探戈创作者,词曲作者及剧作家,乌拉圭国家文学奖得主,和《化装舞会》曲作者马托斯·罗德里格斯联合创作了《蒙得维的亚之歌》,探戈代表作:《我有过一个女朋友》(Yotuvunanovia)、《铁兰》(Clavldlair)等。

那么第一个演唱《多愁善感的米隆加》的人是梅赛德斯·西蒙内,那罗西塔·吉洛加呢?

和亲爱的吉洛加就没有什么关系了。最后曼西把这首作品给她带去,但好像她不太明白。罗西塔唱另外一种米隆加。

您什么时候作为乐手加入佩德罗·马菲亚乐团?

这是后来的了。这是在这首米隆加在蒙得维的亚首演之后。后来这首作品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录制,也是唯一一首音乐代表了一种新的音乐体裁,是前一种米隆加的创新。

佩德罗·马菲亚(年8月28日-年10月16日),出生于布宜诺斯艾利斯。班多钮演奏家和作曲家。他和阿尼巴尔·特洛伊罗、阿斯托尔·皮亚佐拉并称探戈三位最伟大的班多钮演奏家。

《多愁善感的的米隆加》的历史是如何进展的?

有一次机会,一名叫马尔卡西姆·奥尔西(MáximoOrsi)的演员,在阿杜罗·德·巴西(ArturoDBassi)大师领导的短剧社工作,他请我给他的一首克里奥尔歌词谱曲。他请求巴西院长把这曲子加入到剧目单中。不久之后院长给我来电话说,“这样说吧,皮亚纳,我要很坦诚地对您说:您的音乐我很喜欢,但我不喜欢的是奥尔西的词。”那时候我已经有几首成功的作品(比如《关于香烟》、《吹口哨》),于是他请我做一首能够超越这位愿意的作品。我给他带去了《多愁善感的米隆加》,这位有名的剧作家很喜欢我的想法。出于尊敬,他说,“我要做一部短剧,设计两个美少女和两个穷痞子。他们将会对这首米隆加的词曲进行演绎。当我们从Chantclr剧院搬到赌场剧院之后,将上演这部新剧。”这部短剧持续上演了一个月,这首米隆加深受喜爱。曼西也很喜欢这部短剧。

奥梅罗·曼西,您更觉得他是诗人还是政客?

都是。我认识他的时候他还是激进党员,在政治方面非常活跃。那时候他18岁,在法学院读书。后来他因为军人身份被学院开除。他没有完成他的法学专业。他完全就是一个政客,但有着诗人的敏感。他总是说,“我要为政客们写词,同时也要给男人写词。”他非常聪明,口才了得。那个年代我刚开始认识他到时候,他还没有组建阿根廷青年激进方针武装部队(F.O.R.J.A)。通过这个组织我认识了郝雷切和德雷皮亚内。

经过了那么多年,这首米隆加推广到什么样的程度?

这首米隆加在我的妹夫佩德罗·马菲亚(PdroMaffia)被签约做一场大演出之前还是没有什么大传播的,那时候还在艾斯梅拉尔达街上的老圣马丁剧院要做一场大的演出。那是的一档电台节目《直播之声》组织了一场大演出,向现场观众和听众直播。参与演出的有马菲亚乐团和多纳托(Donato)乐团。还有罗伯特·奥拉迪等演员。佩德罗为这次演出还组建了一支特别的乐团,邀请女歌手洛西塔·蒙特玛尔加入。重新上演了《多愁善感的米隆加》,从那时候起,这种音乐体裁开始受到民众的



转载请注明地址:http://www.ajianiyaa.com/csfz/26901.html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热点文章

    • 没有热点文章

    推荐文章

    • 没有推荐文章